第五期“国际译员交流”青年业务沙龙活动

2020/12/14 16:14:44来源:CATTI中心

【编者按】

由中国外文局团委、综合业务部指导,考评中心主办的“国际译员交流”青年业务沙龙已成功举办八期活动,圆满收官,引起热烈反响。中国外文局青年业务骨干和干部职工共约500人次参与活动。本系列活动由中国外文局青年业务发展项目提供支持,旨在为全局青年跨单位开展业务学习与交流研讨提供平台。


八期活动中,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东学院副院长、阿拉伯语教授、研究生导师魏启荣,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中国驻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原特命全权大使王华,今日中国杂志社社长、北京语言大学国别与区域研究博士生导师呼宝民,中国外文局原副局长兼总编辑、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英语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黄友义,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导师傅荣,人民中国杂志社总编辑王众一,北京周报社社长、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德语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雅芳以及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局长、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朝韩语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金英镐分别受邀为外文局青年作主题讲座,并与青年干部职工进行现场互动交流。


为便于大家更详细地了解各期沙龙活动内容,我们将按照沙龙活动顺序,依次推出各期“国际译员交流”青年业务沙龙活动内容精编,敬请关注。


上一期,我们编发了沙龙活动第四期——“通过语言服务国家,放飞自我”的内容精编。本期,我们与大家分享9月2日举办的第五期沙龙——“中外文明互鉴视阈下的欧洲语言政策概览”的内容精编。


在这期讲座中,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导师傅荣为全局青年介绍并分析了欧洲语言政策的主导机制及其缘由,梳理并审视了欧洲语言政策的法律框架。重点从三个方面解读了欧洲语言政策:主导机制、法律框架和主要特征。现将本期内容精编如下:


主讲嘉宾: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法语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傅荣

 

欧洲是一个拥有多民族、多语言和多元文化的文明大洲,同时又是经济、政治和法律一体化程度最高的世界一极,在如此环境下产生的欧洲语言政策更加彰显出它的与众不同,因而更具有深入探究的价值和意义。

一、欧洲语言政策的主导机制

欧洲语言政策当前的形势,是三方力量长期积极推动的结果:欧洲联盟、欧洲联盟各成员国、欧洲理事会。


这种机制的形成是由欧洲多民族、多语言和多元文化的自身特性决定的。欧洲的历史积淀,是欧洲的现实存在;欧洲丰富的文化遗产,也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时常遭遇的矛盾或阻碍。欧洲语言政策必须顾及欧洲社会的语言、民族、国家认同意识的挑战,必须考虑政策的制定程序、协商机制、实施成本和效率等诸多因素。


二、欧洲语言政策的法律框架

欧洲语言政策具有广泛而坚实的法律基础。欧洲理事会与欧洲联盟出台了多份指导性文件,论证了外语教学多元化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并为地方多语主义政策和语言教育政策提供了一系列具体的技术指导意见和操作工具。


自《欧洲文化公约》推行以来,欧洲理事会一直在积极鼓励欧洲人学习欧洲其他成员国的语言、历史和文化,并以此为基础先后推出《欧洲区域或少数民族语言宪章》《语言基本水平标准》《欧洲语言教学与评估共同参考框架》等指导性文件,强调欧洲“必须坚持语言多元化政策”,建立标准化和规范化的外语教学模式与欧洲外语教学评估体系,为当代欧洲语言政策和外语教学提供了指导思想、理论基石和参考标准。


欧洲联盟也为推进欧洲语言政策做出了贡献。相比于欧洲理事会,欧洲联盟具有相对的约束力,因此颁发的文件也有两种,一种是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另一种是不具有约束力的政治文献。


欧共体1号条例是欧洲联盟语言多元化政策最早、最直接的法律文本。条例确认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荷兰语、葡萄牙语、希腊语、芬兰语、丹麦语和瑞典语等11种欧洲语言为共同体的正式官方语言和工作语言,宣告欧共体多语言主义政策的开始。《欧洲联盟条约》(《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所有在欧盟首脑会议和欧盟理事会上讨论的欧盟对外关系文件,以及所有需要正式发表的文件都必须翻译为欧盟的所有官方语言。”《阿姆斯特丹条约》第21条:“任何欧盟公民都可以用其选择的语言给欧盟机构和组织写信,他也有权要求收到用同样语言书写的回信。”


欧洲议会分别在1983年、1984年和1988年三次通过关于在欧洲积极开展外语教学和传播的专项决议。欧盟《基本人权宪章》规定:“欧洲联盟尊重文化、宗教和语言的多样性”“禁止包括语言在内的任何歧视行为”,语言多元化作为欧洲联盟的核心价值观,与尊重人权、文化多元、宽容和接纳他者同等重要。


三、欧洲语言政策的主要特征


1.核心理念:多元语言能力(plurilinguisme)和多语主义(multilinguisme)。

多元语言能力是一种人皆有之的基本能力。教育的职责就是要和谐地发展人的多元语言能力,这与发展人的体育能力、认知能力和创造能力同等重要。多元语言能力是未来欧洲建设的重要内容,欧洲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和行政的实体,还是一个语言多样、文化多元的区域。跨文化教育培养对他者语言和文化的包容、接纳和开放的心态。外语教育,尤其是主要语种的外语教育应该引导学生将发展多元语言能力视为自己的终身教育目标。通过语言和文化教书育人,培养具有多元语言能力的现代欧洲公民。


2.欧洲语言政策与语言教育政策紧密关联,相辅相成。

三方不同的政治与法律地位决定了欧洲语言政策不可能像一个主权国家那样,具备成体系的带有强制性的专门的法律法规和措施。宏观的原则性方针、政策与指导,需要一个贯彻落实的载体:语言教育政策。语言教育一直是欧洲语言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欧洲三方语言政策的决议、决定和报告等大都附带比较具体的语言教育政策和建议举措。


3.统一中的多样性。

欧洲还远非真正意义上的“合众国”,许多政策虽然冠以欧洲之名,却很难形成比较统一而完整的体系。比如欧洲语言政策,它内容丰富,但政出多门,比较庞杂,通常是欧洲理事会、欧洲联盟和成员国三方联动、互动与协商合作的结果。这对欧洲语言政策的效力、效率和调适力都是挑战。

 

以上是第五期“国际译员交流”青年业务沙龙活动——“中外文明互鉴视阈下的欧洲语言政策概览”内容精编。后期,考评中心将把沙龙活动完整内容集结成册,供青年译员参考交流。


扫描下载

扫描关注